四川天全二中“感恩费”后续:家委会代表称捐款未与学校沟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20 01:16

  四川雅安市天全县第二初级中学(以下简称:天全二中)家长会劝捐“感恩费”一事,该校教师和家委会代表表示,关于捐款补偿教师一事,家委会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学校沟通。

  天全二中多名教师11月16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教师杨震说,学校办学资金不足,通过家长资助的方式来解决一部分办学资金,也是可以的。“(捐款)这个事是家委会倡议捐的,不是我们(教师)在授意。”

  而家长毛英则表示,是家长会前孩子拿老师手机打电话要的钱,“家长会上老师给我们说,他们选了3个家长代表开会决定捐款1200元……如果自愿捐款,我捐4元也是钱,为什么一定要捐1200呢?”

  律师余超分析认为,根据《慈善法》规定,家委会不是慈善组织,没有公开募捐资格,不得开展公开募捐活动,学校把教室提供给家委会从事与教学无关的活动,应由教育主管部门调查处理。

  四川省社科院社会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胡光伟指出,教师辛苦不是募捐的理由,办学资金不足可向政府申请,“绑架”家长捐款涉嫌违法。

  雅安市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亦龙11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经查账,用于天全二中“奖教助学”资金目前有50.82万元,捐赠资金尚未使用。基金会将与天全县教育局沟通,如非自愿捐赠,基金会将按照规定程序将款退还捐赠者。

  教师:

  家长资助弥补办学资金不足是可以的

  11月16日,经天全二中协调,该校3名教师及两位家委会代表接受了澎湃新闻采访,就“感恩费”事件作了答疑和说明。

  “这个事是家委会倡议捐的,不是我们在授意。”天全二中政治课教师杨震说,第一次捐款的具体时间他已记不清,但此次捐款的事情他是在11月12日开家长会时才得知,“非常感动”。

  杨震说,天全二中自办学以来都是全寄宿制学校,目前有学生1000多人,大多来自农村,基础差、底子薄。孩子们的入校成绩语文、数学这两科与同类学校相比,平均分低了10分,但一学期下来,他们超过了30分,由此获得了家长们的认同,“靠什么得来的?靠孩子们的努力,靠老师们的付出,靠学校的管理。”

  杨震称,学校是公办学校,办学成本特别大,每个月烧热水给学生洗漱,天然气费用就要3万多元。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就寝,全灯、全水电,每年每个孩子的办学成本是840元,学校办学困难,通过家长资助的方式来弥补办学成本严重不足的情况,“解决一部分办学资金,我认为也是可以的。”

  八年级(4)班班主任何琴也表示: “当时开家长会我在外面跟家长交流,不知道捐款的事情,回教室后家委会告知时我很感动,”何琴说,此前第一次捐款,班里没有人向她提及捐资助学活动。他们班上56名学生,有51名家长捐款。

  七年级(1)班班主任赵丽说,她是从澎湃新闻的报道中才获悉此事件,随即向家长了解情况。经她了解,是家长自发组织的。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苦。”赵丽说,从早上6点钟起床,到晚上8点半回家,有时候晚上上课回家时已9点多,每天上班时间12个小时都不止。与此同时,天全二中因校舍是新建的,各种基础设施不完善,办学资金透支又大。“中午困了就在办公室趴着睡,没有教师宿舍,满足不了休息需求。”赵丽说,无论是给学生免费打电话,还是课后帮助学生辅导,所有老师没有收取任何报酬,“我敢对天发誓”。

  据赵丽描述,她当了21年教师,工资每月就3000多元,“我们也有自己的孩子,需要自己的休息时间,我女儿说‘妈妈我还不如你的学生’,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对你的学生很有爱心,摆事实讲道理’,我听了后想哭。”

  教师们均称,关于家长捐款,事前他们并不知情,甚至开家长会捐款时也不知情,但澎湃新闻11月12日采访时,有人用点钞机向家长收款时,该校多名教师就在现场。

  同时,家长们告诉澎湃新闻,这是继今年3月捐款后,天全二中第二次要求学生家长捐款。

  家委会:

  捐款补偿自始至终没跟学校沟通

  按照家委会代表的说法,老师们的辛苦、孩子的成长和学校的现状,家长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以自愿捐款方式表达对学校教育的关心、认同。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此次捐款,七、八年级捐1000元,九年级学生要中考所以捐1200元。

  “情愿捐一点钱,把孩子管的巴巴适适(妥妥当当),”家委会代表王志强说。据他介绍,他的孩子在天全二中九年级就读,班上共49个学生,此次捐款的家长有45人,共计捐款54000元。

  作为家委会代表,王志强简要介绍了家委会的情况:其孩子所在的班级共5名家委会成员,起初通过自荐、推荐、举手、投票的方式选举出来,原则上要学校距家较近,要听取家长意见,及时反映给学校。

  王志强说,天全二中老师辛苦付出,但现在的学校,教学还有很多东西达不到外界私立学校的条件,家长们为了安安心心在外打工,直接给教师钱又不要的情况下,通过网络查询到雅安市教育基金会的信息,原意是通过自愿捐款来补偿老师,这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我们打工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他坚称,关于捐款补偿教师一事,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学校沟通。

  “有没有考虑过有些家长左右为难?”对此,另一名家委会代表刘梅坦言,当时只想着即使困难家庭捐了款,也是在为自己的孩子好,考虑是不周全。刘梅说,起初他们通过在家长群号召,得到其他家长的支持。

  “全部捐款1000元,为何这么统一?”刘梅沉默一会说:“应该动员的时候说的1000元,没有把问题给人家解释清楚,考虑不妥,这是没文化造成的。”

  王志强和刘梅告诉澎湃新闻,家长捐款的资金,最终都是打进了雅安市教育基金会的账户,学校若使用这笔款项,需经得家委会的同意

  王志强向澎湃新闻出示的汇款单据显示,11月13日,他个人向雅安市教育基金会汇款54000元,并附言“天全县第二初级中学奖教助学金”。

  雅安市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亦龙11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经查账统计,发现2017年11月份以来,有11位以自然人身份的爱心人士通过网络异地转账的方式,汇入基金会面向社会公开的捐赠账户,共计资金50.82万元,用于天全二中“奖教助学”,目前捐赠资金尚未使用。他表示,基金会将与天全县教育局沟通,如非自愿捐赠,基金会将按照规定程序将款退还捐赠者,“这事我们不会直接与捐赠人接触,跟我们无关,看教育局走程序。”

  关于天全二中今年3月第一次捐款资金的去向,天全县教育局和校方均称在雅安市教育基金会的账户没有使用过。

  刘亦龙说,基金会查账主要针对此次捐款,第一笔捐款的事情,教育局、校方均没有与基金会沟通,“我们也会按规定处理这个事情,再明确要求基金会的办事章程。”

  专家:

  辛苦不是募捐的理由

  “如果自愿捐款,我捐10元或者100元,就算捐4元也是钱啊,我们是农村家庭,也是贫困家庭,你不知道有多困难,为什么一定要捐1200呢?”天全二中学生家长毛英说。

  毛英11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她的孩子就读天全二中九年级,在家长会前孩子拿着老师手机打电话要钱,“他说跟去年一样的捐款要1200元,在娃娃身上的事我们不敢反抗。”

  毛英说,无论是家委会的产生,还是捐款一事,就她了解其他家长也毫不知情。她跟其他4名家长讨论,如果真是捐款,把捐款箱子摆在讲台上,家长们以个人情况捐几元都是心意,结果是直接通知要捐1200元,有个老人因没法在外面借钱,家长会开到一半时才赶到,“我们哪里选过家委会,没得人选过,家长会上老师给我们说,他们选了3个家长代表开了会决定的,说1200是捐款,还有350元的资料费,新闻报道出来了,娃娃回家叫我不要再说此事。”

  有关毛英的说法,澎湃新闻在家长会当天暗访时,多名家长也有同样的反映。

  对于老师们辛苦的付出和家长中爱心人士的善举,四川省社科院社会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胡光伟认为,学校倡导成立家委会的本意是可以点赞的,家委会的作用理应是加强学校与家长的联系,但利用家委会收钱是绝对不合适的。家委会不是一个法人组织,在法律上无法应诉,也没有募捐资格,哪些人组织、主导募捐的过程,违法与否一目了然,相关部门调查理应弄清楚到底是非法、强迫、还是绑架的问题,而且捐款完全要按自愿原则。“如果不是家长自愿,明显就是绑架,你自愿你要捐一千一万十万都没有问题,但你不能通知要求别人捐多少。”

  “任何一个工作都很辛苦,老师辛苦不应由学生家长捐钱补偿。”胡光伟说,如果公立学校办校经费不足,可以向政府申请,区县解决不了,可以上市上要,市上解决不了,可以向省里要,“怎么可以用家委会来收钱?肯定是不行。”

  对此,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余超分析道,根据《慈善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应当取得公开募捐资格。余超指出,家委会不是慈善组织,没有公开募捐资格,不得开展公开募捐活动,学校把教室提供给家委会从事与教学无关的活动,确有不妥,应由教育主管部门调查处理。

  余超认为,家委会在学校里的一二十个教室里组织募捐活动,一捐就是几十万,这么大规模的活动,的确不太可能是家委会搞的,可能是学校系统性组织的;但关键是对证据的认定,如果学校不承认,家委会主动出来揽责任,要认定还是有困难,这需要当地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

  此外,根据《慈善法》的相关条款,开展募捐活动,不得摊派或者变相摊派,不得妨碍公共秩序、企业生产经营和居民生活;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假借慈善名义或者假冒慈善组织开展募捐活动,骗取财产。第一百零一条明确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个人开展公开募捐的;向单位或者个人摊派或者变相摊派的;此列情形由民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其停止募捐活动;对违法募集的财产,责令退还捐赠人;难以退还的,由民政部门予以收缴,转给其他慈善组织用于慈善目的;对有关组织或者个人处以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目前,天全县教育局正在研究对此次募捐的资金作何处理,该局局长杨闵说:“一旦有了定论,我们会马上向社会、媒体通报。”

  (文中教师、家长均为化名)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